首页 > 资讯 >

全球快播:无下限擦边,翻车是她活该

上个月22日,一个热搜词条刺痛了飘的心:

#长江白鲟被正式宣布灭绝#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就在同一天,飘无意间又刷到一条新闻:

图源 | 澎湃新闻

一天之内看到地球两端的动物和灭绝挂钩,只是巧合吗?

事实上,全世界每天有75个物种灭绝,平均每小时失去3个。

可如此严峻的形势下,还有人将它们往消失的边缘再狠推一把——

仅仅为了一场吃播。

上周,网红美食博主提子烹煮、烧烤大白鲨引起热议。

你没看错,就是斯皮尔伯格拍过同名电影里的那种噬人大白鲨,也是我们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猛兽成为网红盘中餐,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还记得2003年纪录片《抢救大白鲟》中,全国最权威的、半辈子投身鲟鱼研究的专家为没见过活鲟鱼而遗憾,反复表示渴望能看上一眼。

可对比专家对濒危动物的珍视和心血,某些网红却为了流量不惜杀害它们,上演低俗的吃播戏码。

我实在想不通。

从什么时候开始,吃播变得如此没下限?

世界上那么多吃的,为什么网红提子偏要吃濒危的大白鲨?

很简单:猎奇。

在提子视频中,大白鲨不是一个生命,不是一个濒临灭绝物种最后的希望,而被当作一个彻底的博眼球工具。

为了展示大白鲨有多稀有,提子多次猛拍大白鲨尸体进行炫耀。

还得意洋洋地表示:

都说老虎屁股摸不得,但鲨鱼的屁股我摸到了!

以彰显自己吃大白鲨的行径多特别。

字里行间透出的优越感,无疑是对猎食珍稀动物风气的鼓励和宣扬。

为了突出鲨鱼体型巨大,她甚至在人来人往的菜市场中躺下和鲨鱼比身高:

我一米九,它起码得有两米。

割开鲨鱼后,她一边扒拉着肉一边夸张叫喊“好嫩”。

一顿操作猛如虎,仅在菜市场就吸引了大批围观群众,那在网上引爆流量也在意料当中了。

看了这个网红的视频,你会发现:

她的吃播,不为吃,只为播。

一种作秀的“播”。

这类所谓的美食博主,内容重点不在如何通过烹饪让食物更美味,不是与网友分享烹饪技巧或日常美食推荐,而只追求简单粗暴的传播度。

作为一个美食博主,提子根本不在意烹饪技巧。

洗鱼,她打来井水对鲨鱼随意地冲了冲,除了给这水搞了个“山泉水”的噱头,根本没有任何清洗的技巧和过程展现。

同样,腌制环节她也没有任何搓揉,仅抓着料往上一堆,做了个假动作。

爆香个锅底吧,拿着一盘盘配料轮番一倒就完事,夸张的动作把辣椒撒了一地。

撒个啤酒搞得跟跳舞似的,泡沫满镜头乱飞,注意力根本没在食物上。

顺带说一句,这样不规范的煮食操作真的很危险,特别是放酒的环节容易引起周边着火,大家千万不要学她。

最后盖上锅盖焖煮——

看,锅盖根本没盖上,鱼还露了半截在外面。

博主懂不懂“焖”的字面意思?一种扣紧锅盖,利用内部热量循环的做法。

浮夸的操作之下,是完全没有参考意义可言的敷衍烹饪。

成品怎样呢?

整个大白鲨鱼头被泡在红彤彤的辣椒油里,或是被烤完后裹上了厚厚的辣椒粉,被她抱着一顿撕咬乱啃。

尽管她嘴里一个劲儿说着好吃,舔手指加以佐证。

但对于口感、味道的具体描述,根本没有。

而且也看不到菜肴卖相或者肉质的展现,比起食物,她满手满脸的辣椒粉更抢戏。

说这是在享受美食,飘是不信的。

实际上,一些吃过可食用鲨鱼的人很多都表示,鲨鱼肉算不上好吃,甚至有人说某些鲨鱼存在异味。

说到底,提子的吃播既没厨艺分享,食材本身也没有烹饪价值。

视频卖点就是食物本身的稀缺性。

用猎奇收割流量,是她吃播的唯一主题。

此前,她还吃过金色娃娃鱼。

那期视频,她也在反复渲染这种猎奇色彩:

特意把活生生的娃娃鱼放在地上爬,好引起关注,又反复强调其珍贵程度。

据说一百万只娃娃鱼里面

才会出现一条金色的

这种基因变异的娃娃鱼

全中国就只有几条

同样在搞最哗众取宠的进食方式:

说着“这是我的梦中情鱼”,然后放着大把鱼肉不吃,偏偏抱着娃娃鱼的头啃食,刻意制造某种“美女与怪异鱼头”同框的割裂感,故意说这是“初吻”。

明明鱼肉柴得扯都扯不动,还要硬着头皮渲染:

哇,好糯!

同样的,你感受不到享受美食的好吃和快乐。

只在一股不可言说的怪异氛围里,盯着她满下巴滴着的油,逐渐皱起了眉头be like:

按照这种猎奇思路,她还吃过鳄鱼、骆驼、孔雀……

总是在红线周围反复试探的提子,这一次,终于踩线上了。

她会受到怎样的法律惩罚,目前还需要对这条鲨鱼做调查定性。飘看了一轮网上各家律师的解读,基本能确定她已经触犯了《刑法》,可能要吃好几年的牢饭。

但类似提子的恐怖吃播并不是孤例。

去年4月27日,博主邹某壮因录制吃播,购买并蒸煮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法螺,因涉嫌危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警方刑拘。

视频中,该博主曾这么形容对法螺的进食体验:

整1000块一个的天价螺王,再配上10个巨塔,肉质劲道太下酒了。

珍贵的濒危物种,成了某些人炫耀的盘中餐。

吃播,俨然已成为一场诡异的流量生意。

吃播最早流行于日韩,起源于各种“大胃王”食量挑战。

2015年6月2日,日本女孩木下佑香狂吃3公斤炒面在Youtube上一炮而红。

木下的视频食量大得惊人,封面全是堆成小山的食物。

但她每次录制都是一口一口认真地咀嚼享受,也定期公布自己的体检数据,证明自己真的是爱吃又能吃,不是为了拍视频而勉强自己。

大家不仅被她的食量惊奇,更被她享受食物的状态治愈。

这时的吃播,还保留着人们对美食的憧憬。

在巨大的流量面前,不少人嗅到了商机,吃播的门槛被迅速踏平。

木下成了各路美食博主最早的效仿对象,初代吃播博主以量取胜,以“大胃王”吆喝。

密子君、阿伦、甄能吃就是这时期以食量取胜的吃播网红。

不过,木下有异于常人的肠胃,医院检查显示,进食前后,她的胃容量差距为66倍。作为吃播博主,完全是老天爷赏饭吃,但现实中哪有那么多天赋异禀的木下?

于是,为了能把这盘生意进行下去,人们开始动歪心思了。

有人通过剪辑,吃一口吐一口地假吃。

有人真的吞进去了,但吃完会通过抠喉等方式催吐,甚至有人一劳永逸,选择做手术切割小肠。

图源 | 央视新闻

当吃播变成了刀尖舔血的行为,有人因为做吃播而危及生命,也就不意外了。

2020年,沈阳30岁的王先生因为“吃播”狂吃肉,短短半年体重上升了80斤。有天他正准备进行又一场吃播,却突感身体发麻、头晕目眩,在医院抢救7天后因血脂过高,脑出血去世;

2021年,19岁网红“孙艺轩”因脑溢血去世。他在吃播中也经常暴饮暴食高碳水、高热量、多油食物;

29岁的吃播博主泡泡龙猝死,生前体重达320斤……

以欺骗或伤害身体的形式做吃播,失去了吃播原本分享美好的初衷。某种程度上,吃播变成了一场畸形的比赛,赢下比赛就能获得流量。

直到去年年末,《反食品浪费工作方案》明确禁止制作、发布、传播宣扬量大多吃、暴饮暴食等浪费食品的节目或者音视频信息。

此后,虽然还有博主打食量的擦边球,但大胃王式的主流吃播形式已告一段落。

但你以为这样,吃播博主就消停了吗?

不能搞量大,就转去搞量少呗——

催生了第二阶段的吃播形式:异食癖时期。

既然不能靠吃的量猎奇,那么食物本身就一定要稀罕,越少人吃越好。

于是出现了提子这一类主播。

有吃油的。

猪脑花,猪大肠,羊捆肠等。这些食物是有些人的心头好,平时吃一点是很香,但是主播们大都是抱着当饭吃,他们不是在吃美食,而是在拼油腻。

有人为了成为吃油界冠军,专挑整块肥肉,又刻意倒上甜腻的蜂蜜一起吃。

腻上加腻,飘光想想那口感味道都想立刻吐出来。

还有人吃一整盘鸡冠油。

什么是鸡冠油呢?

附在猪肺的一层油,外形似鸡冠。但由于脂肪含量高,且含有大量淋巴,大量食用肯定会影响身体健康,但是吃播博主一盘鸡冠油,都不带嚼的,吸溜着吞着吃。

当你以为吃大量非主流油腻食物已让人反胃时,他们又把目光瞄向了:

生食。

一开始还是正常的生鱼片、甜虾之类的,后来就变成了生吃罗非鱼、草鱼。

接着,生猪肉都有人敢一块块往嘴里塞。

最后,还有大晚上的,拿上一个碗,倒上酱油、芥末,就在海边抓起活的螃蟹开咬……

吃到实在没东西吃,开始吃播喝酒、炫酒量。

配料也不能放过,一勺勺地吃重口调味料,什么辣椒酱、腐乳、喝醋……

最近,还有人追着野生象群跑。

冒着生命危险干什么呢?

拿它们踩烂的、吃剩的……菠萝拍吃播。

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就这么被网红们一并丢弃,一同被踩烂在菠萝渣里。

图源 | 澎湃新闻

到这,还有什么能引起大众的注意呢?

某些网红开始把眼光从猎奇的食物,放在了进食者身上——

吃播形式,已经进入了第三阶段:

利用宠物、孩子、老人表演进食。

有人每一顿给狗喂海量食物,叫嚣着让其成为全网第一的大胃王。

有人往狗嘴里塞辣椒,辣得狗子一边落泪,一边继续配合主人。

还有的给狗喂跳跳糖等甜味零食。

宠物祸害完了,还有人祸害自家孩子。

有的博主一个劲地喂孩子,在她喊着“不要弄了”之后还强行添加食物,孩子3岁就达到惊人的70斤。如果她吃不下,还企图通过吃药让她恢复食欲,继续暴饮暴食。

图源 | 澎湃新闻

有的,让孩子表演吃十个生鸡蛋,3分钟两斤饮料,一口气吃三碗泡面。

有的让孩子拿高热量的香肠当饭吃,完全无视孩子们的健康隐患。

还有老人。

老人本就牙齿和肠胃都脆弱,可视频制作者偏偏要他们表演吃冰。

畸形直播发展到这,已是在挑战人性底线。

上一辈的人经历过饥荒,食物对他们而言关乎生存,有多珍贵不言而喻。

现在,我们不必再挨饿,对食物的需求不再仅限于填饱肚子,食物品种丰富,还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新鲜烹饪方式,挖掘到更多的美食体验。

民以食为天,能吃饱、吃好,这本是好事。

可在如今的畸形吃播文化中,“吃”变成了纯粹的,刺激网友猎奇心的手段。

狼吞虎咽却无关生存,更谈不上享受。

为了流量,他们不仅伤害自己,还迫害身边的弱者,人为制造低劣的流量密码。

飘想起《千与千寻》中,千寻的爸爸自以为是地表示,他有足够的钱为自助餐买单。

可一旦向诱惑伸手,他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最终迷失了自己,成了怪物——

实际上,他根本付不起这份贪念的代价。

回到现实,看着提子抱着鲨鱼啃食,嘴边沾满红色辣椒的样子,不由得觉得:

可怖。

像极了吸食其他物种/弱者生命的嗜血怪物。

她对流量的贪婪,和千寻的爸妈对食物的贪恋是一致的。

她把大白鲨送进锅里,送进嘴里,也亲手把自己送进监狱——

对流量的贪恋,也让她付出了付不起的代价。

提子出事后,一些平台也加强了审核措施,搜吃播、大胃王等词条已看不到相关吃播视频,只有新闻报道。

但是,这样的平静阶段能维持多久?

毕竟,我们已经看过了吃播三个阶段的畸变过程,看到人的底线如何一次又一次跌穿底线。谁知道会不会又衍生出什么新的流量密码呢?

每次出事就治一下标,却没有治本。

有流量就会有人冒险。

猎奇的事件,总会伴随着平台的推算机制发酵,紧接着就是一大波跟风。

有人吃肥肉火了,那么紧接着就有一大段跟着吃肥肉的视频。

接着越吃越凶,有人吃三斤,就有人吃八斤、十斤……

有人烤鳄鱼火了,接下来就是满屏幕烤鳄鱼;

有人在视频前吃了一口生猪肉,大家开始纷纷端盘啃。

一边啃一边卖起了猪肉,还敢“科普”道:

就这!直接就可以食用!

这种“畸形吃播”风气一旦形成,对于某些辨识能力较弱的人群来说,极有可能在现实中效仿。

况且,看吃播的人群中,存在很多青少年。

提子的那条烧烤大白鲨的视频中,就有一群小孩是提子的粉丝。

“都是我的小粉丝!”

他们懵懂地围着她,开心地看着她炫耀非法购买的大白鲨。

甚至有孩子兴奋地举起手机,笑着拍着这条濒危大白鲨。

这种没有正确指引的视频,在网上形成数千万甚至上亿的传播后,有多少心智尚未健全的小孩,三观和常识被她带歪?飘不敢想。

在另一个视频中。

一个孩子在海边捡到海洋生物,说要放生。

然而,他爸爸就是上面那个整天拿着芥末碗,到海边抓到什么就生吃什么的吃播博主。

结果这位博主当着孩子的面,把活生生的动物塞进嘴里吃掉,只为了制造让孩子懵圈的视频效果……

如果。

以后的孩子们,总是被这种畸形吃播文化耳濡目染,被教导浪费食物很光荣,吃濒危物种很平常,只认可流量为王的话。

那么。

畸形的,怎么可能只是吃播这冰山一角?

关键词:

责任编辑:Rex_04

推荐阅读

视讯!瞒不住了?

· 2022-08-03 18:56:02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诚聘英才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8-2020 tv.rexun.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热讯网 - 热讯电视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豫ICP备20005723号-6
文章投诉邮箱:2 9 5 9 1 1 5 7 8@qq.com违法信息举报邮箱:jubao@123777.net.cn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