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当前短讯!淘汰却最出圈,她的“野”内娱独一份

事实再次证明,选秀,留得久不一定最香,名字出圈才是真获益。

比如浪姐三公就淘汰了的刘恋。

从小透明到“姬圈天菜”,不断引发话题,最近直接上了《怎么办!脱口秀专场》。


【资料图】

节目里,她拿学历大玩凡尔赛,没有让人不适,反倒有种滑稽的戏剧效果。

“自从我用北大毕业证,找到工作之后,我就再也没提过,这次去浪姐,他们也没找我要毕业证。我都带过去了。”

然后真的从裤兜里掏出毕业证,“他们也没看。白带了。”

巧妙在她前头铺垫了半天:我一向特别看不起总喜欢说自己是什么清华北大的行为,结果下一秒就拿毕业证。

自黑又自夸。

不仅现场反应好,播出后还上了几波热搜。

带火“智性恋““考古梗“之余,脱口秀初战也告捷。

难道刘恋真的干啥啥灵,不费吹灰?

不。

在飘看,刘恋看似偶然的“蹿红”中其实隐藏着某种必然。

来看她最近的一段争议——

早年在豆瓣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被扒出后引起网友不适。

她写“毁掉房的两个元凶,一个是老师,另一个是自己的文艺病“。

文艺病是说房思琪,“因为文学滤镜而沉浸于对苦难的自我献祭”。

这段书评引发争议的原因在于——

很多人对于房思琪同情悲悯的“热”,碰上刘恋书评透露出的事不关己的“冷”。

我无意拿旧年书评去审判一个人,而是理解到刘恋思维方式的差异。

很多人关注的是“房该有多痛苦”“房对于文学信仰的纯真”,她关注的却是“结果”——房被毁掉了。

以及,怎么做才能避免这样的结果,即“不要在心智未成熟前过早接触过多文学作品或另类音乐”。

比起情感的宣扬,刘恋似乎更倾向于一种以结果为导向的,强调效果最大化的工具理性思维。

这样的思维模式,使她显得清醒、精准。

她的红,非但不是莫名其妙,反而很有“设计感”——

在《浪姐3》里,刘恋有着三季90位姐姐都没有的一个崭新的身份——

社畜。

大学毕业入职奥美广告公司,10年里,从实习生做到了创意总监。

说一句资深打工人,不过分。

实打实的上班经历,让她有了接地气感。

刘恋也聪明地利用了自己的社畜身份,率先跟其他姐姐区分开来。

《浪姐3》的初舞台。

刘恋的一首戏剧性十足的《在你的婚礼上我多喝了两杯》(以下简称“婚礼”)惊艳亮相,征服了其他姐姐,高票当选为队长。

整个舞台看着是用的巧劲儿。

后来我们才知道刘恋为了初舞台,还专门给节目组做了表演方案PPT。

PPT清晰展示了刘恋为什么要强推《婚礼》这首歌——

首先,有强烈的个人标签,与其他艺人有风格差距,还能展现自己的吉他和卡祖笛才艺;此外,用过往数据向节目组表明,这首歌会有不错的流量和social潜质。

可以说,把个人需求和节目需求都考虑到了。

本着广告人的职业自觉,刘恋还撰写了视频脚本,讲自己打算怎么演绎这首歌。

连她当天的造型都给到了参考,复古红色轻婚纱+电吉他,后来播出的版本是此基础上了加了个绿色西装外套。

凌晨一两点做ppt的过程,还用腾讯会议录了频,放在了初舞台前的准备工作vlog里,整个流程有条不紊。

大做特做PPT、写脚本,表达推荐理由,像极了向甲方贩卖方案的卑微乙方。

一些刻在打工人DNA里的东西,属实被刘恋拿捏明白了。

一边打工一边参加浪姐,一边社畜一边明星的身份,让刘恋身上有种奇妙的混搭感,观众不自觉被她吸引着,并代入刘恋的视角。

你甚至能联想到她设计初舞台时的心理活动——

一个“小透明”,去到一个大众的舞台,面对大多数都不认识她的观众,与一群或业内顶级,或家喻户晓的明星同台PK,为了脱颖而出,让观众一下记住她,应该如何出挑又兼顾市场需求?节目组还能买账?

刘恋在《婚礼》短短的1分40秒里,做到了。

它像一份令人满意的简历。

虽然恨不得把自己的特色和优势都塞进去,略显促狭。

但毕竟是第一次,塞得进、理得顺、有料抖,干嘛不做呢?

歌声有独属于她的带着微醺感的小性感,亲自写的歌词却阴阳怪气,矛盾有张力。

整个舞台的编排精妙,与她北大学霸人设相呼应,一个聪明,有想法,有头脑的形象呼之欲出。

初舞台达到了预期效果。

接下来的两场公演的《梦中人》《佳人》,也都有一定的热度出圈。

节目外,别的姐姐淘汰后,会发小作文感慨一番,这几乎成了娱乐圈明星在一段旅程结束后的惯例。

刘恋在三公淘汰后,又发挥了自己广告人的特长——做视频动画,开头和结尾还是高难度的定格动画。

这样的刘恋火了,巧合吗?

不。

既区别于传统艺人滴水不漏、官方正经的说话方式,她的一些言论还尚未被娱乐圈规训——

比如嫌弃节目官微发图太丑,直接转发说“这个图丑到我都有点想转发了“。

又比如离开舞台后,粉丝表示不舍热恋琪(刘恋与薛凯琪的cp名),刘恋回复说“别,不影响,你该磕磕“。

充分了解互联网人嗑cp是基本刚需。

给人一种新鲜、有生气感。

同时,她又完全没有内娱的摆烂躺平。

社畜影子在她身上依旧存在,精妙的设计感,反而显得用心。

她让观众有一种代入感,沉浸式的、用上班的心态看娱乐圈。

刘恋拿职场智慧在娱乐圈上班,不止表现在宣传自己上。

还有对人际关系的处理。

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姐姐们团建。

谢娜突然cue刘恋吹卡祖笛,从刘恋懵懵的表情,能看出这一段应该是临时起意。

刘恋上台吹了一段听起来像唢呐的《好运来》,喊“大家一起来“时嗓子还有点嘶哑,就这样走起了舞步。

刘恋的整个状态,像年会上突然被叫上台表演的员工。

虽错愕却不想败兴,为了烘托现场气氛,卖力地表演,使劲地张罗,最后不忘借歌名,祝姐姐们“好运来”。

大家都在配合笑时,好姐妹赵梦看出了点心酸。

比起节目里时不时cue刘恋写文案,cue北大才女的刻意,这种不经意展露出来的特质,才更生动。

你能从刘恋身上看到的,不仅是明星用烂了的自黑、自我调侃套路。

它的底色其实是从职场训练出来的机敏、随机应变、周全。

比如,网上火了的刘恋“神算子”梗。

一公时,宁静队与那英队要凭借每轮给出的小红花数量,来决定锁歌权。

宁静队的小红花要远远低于那英队,于是便把全部小红花赌在了第三首歌上,第一轮pk时,直接给出了0朵小红花。

刘恋很快颅内算清宁静的出牌套路,跟那英说——

我觉得她们会把所有的东西投在唱秀上

她们一定是0,0,24,0

刘恋的推测是有依据的。

从宁静第一轮一个都不投,看出对方是孤掷一注的类型,可能会集中所有小红花保一个她们能赢的舞台。

节目播出后,很多网友夸她“神机妙算”,是“神算子”刘恋。

有点夸张了,其实这是一种在职场中磨砺出来的换位思考能力。

长期写歌、做广告,让她习惯了代入别人的视角看事情,久而久之形成了对人和事深刻的理解力、洞察力。

在对方没有行动前,就能根据当时的情境和对方的性格,猜到他们的意图,从而作出预判。

而这种照顾别人情绪的习惯,并非只在突发情况下出现,已经落实到了生活的细枝末节里。

《梦中人》舞台出圈后,刘恋和薛凯琪在采访时有一段对话。

主持人问两人,聊天时喜欢发语音还是发文字。

刘恋说喜欢发文字,薛凯琪说喜欢发语音。

微博@小冉的游乐场

薛凯琪就问,可是你也经常给我发语音啊,刘恋说:

“因为我知道你喜欢听语音啊。”

微博@小冉的游乐场

刘恋在接受GQ采访时说,“(浪姐)剧情线把我变成了一个脑子运转飞快的"神算子‘角色。我其实之前没有察觉到这部分……我好像是临场发挥型选手,可能跟(从事广告行业)常年提案有关,排演的时候状态一般,去提案的时候就会来劲“。

来源 | GQ报道

对临场发挥型选手来说,突发情境可能会激发她未知的潜能。

2019年《乐队的夏天》里,刘恋出场短暂,却凭借出色的“即兴“能力,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第三期淘汰pk赛中,Mr.Miss要以2516和弦,进行词曲即兴创作。

当刘恋唱出第一句“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到底是不是情侣“时,现场秒懂,其他乐队露出赞许的目光——

刘恋是在回应她跟杜凯的关系。

这个问题导师曾问过,观众也好奇,关键时刻刘恋以这段歌词与现场形成互动,让场子热起来。

这首即兴歌曲,被张亚东评价“太聪明了”,他们用的是小调的2516,听起来柔和、忧郁,现场听会很舒缓、动听。

高晓松觉得,刘恋能把一件事瞬间组织成语言,还变成押韵的唱法,是不容易的。

即兴能力,听起来好像跟心态有关。

其实考验的是积淀。

迅速组织歌词的能力,是长期读书,写文案、写歌词训练出来的。

而即使紧张到大脑空白,也能保持镇定、清醒,靠的是过硬的心理素质、想赢的冲动,以及抓住机会拼一把的野心。

说白了,她是个考试、评测、应付突发情况的好苗子。

在极限处境下,还能有效权衡利弊,迅速找出最优方案。

这样的刘恋,无疑是适合长战娱乐圈的。

但,艺术方面呢?

或者说,她的艺术道路是否也走得长久?

这我倒不敢打包票。

诚如她对《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评价,她与“房思琪们”,显然是有壁的两种人。

她没有迷信。

也绝不会让自己陷入迷信。

北大毕业、入职大公司,做了自己想做的广告工作,还做到了高管。

公司很开明,支持她的音乐梦想,她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当乐队主唱,参加节目,到处巡演,在不同身份、不同状态之间切换自如。

可以说,刘恋的妙处在于,活成了普通人羡慕的样子,同时又没有住在天花板上。

她比“可成为”高一些,又不至于特别到让人担忧。

她的生活充满某种秩序感,这跟她理性至上的性格有关。

理性的人想事情不会绝对化。

做事不会走极端,在选择面前往往倾向于一个折衷的方案。

大学毕业时,刘恋放弃去深圳读研的机会,选择留在北京和杜凯继续玩乐队。

但和杜凯全职搞音乐,毕业即失业的纯粹理想主义选择不同,刘恋选择了以工作养爱好。

在叛逆和安稳、理想和现实、自由和规则之间,做了兼容和折衷。

但折衷,却也不会委屈自己,在可控的范围内,保持生活的圆融状态。

工作不算是她讨厌的,甚至算实现了梦想——高中就想做广告,北大新传还是她大学的第一志愿。

来源 | 《人物》

工作和音乐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互相补充。

她从写文案与写歌词之间找到了共通之处——

二者写的都是一种表象,内在是你的洞察,你需要写的是一个别人经历过,有过类似感觉,却还没被总结成一段具体文字的东西。

工作的价值和成就感,可以弥补她在音乐上的受挫。

广告人不断吸收新鲜事物,保持创造力的心态,也能刺激她的音乐灵感。

而爵士乐的慵懒、调侃,也反哺她的个性。

使她不至于呆板无趣。

反而,杜凯说刘恋生活中很牙尖,刘恋也说自己喜欢阴阳怪气,跟《婚礼》的歌词一样——

在你的婚礼我多喝了两杯

你份子钱,我一定给

那就当作我们两的感情丧葬费

她的调皮也有一定理性成分。

她自己绝不会做艺术的殉品。

但,又懂得欣赏、理解那种一心追求艺术的人。

比如她在自述里调侃杜凯:

他现在已经快四十岁了,没房没车,有很大的生活压力,女朋友、家里人天天催着他,但是他还是很能静下心来去钻研这个事情(音乐),就是每次看到他的时候,我就会很容易让自己静下来。

来源 | 《人物》

还曾笑称,如果杜凯是拥抱现实的理想主义者,自己就是粗糙的利己主义者。

不会自封艺术家,也不是庸常之辈。

这样的刘恋,或许在音乐道路上,不会苦苦求索,看得见天花板。

但,保持生活的调性,不让一切失控,时不时输出一些想表达的。

或者,也不失为有趣的人。

2019年,《送100位女孩回家》第三季里拜访了刘恋和杜凯拼住的“宿舍”。

堆满了书籍的客厅,凌乱的桌子暂且当作梳妆台,上面堆满了杂物和化妆品。

或者也是刘恋不寻常也寻常的性格折射。

《浪姐》火了后,Mr.Miss时隔六年,做出新专辑。

专辑首单《塞壬之歌》,刘恋代入海妖视角,唱着潮湿的情歌。

发专辑的时机,以及这张首单的风格,也都有一种恰到好处的设计。

前者是趁热打铁,后者是将风格极致化,两者都是对《浪姐》红后的回应——

如她所说,想将新粉丝转化成歌迷。

而整个概念也与她自己契合。

刘恋不会是迷上塞壬,奋不顾身的水手。

性格的理性和折衷,使她不会飞蛾扑火,单纯为理想燃烧。

她只能扮演海妖,吸引人。

只不过,她是一位不够极致的海妖。

或许相应的,只能吸引到不够极致的水手。

幸而,她也很清楚。

来听歌不会要命,不用喜欢得太上头。

如同一曲慵懒的爵士调,歌手和听者,周旋过后,各自散去。

一个懂得世故、顺应规则,缺乏天真却又足够认真、用心设计又不至于虚伪的娱乐圈新人,总不会无人买单。

刘恋有她的受众。

她尊重他们。

她已经俘获到了他们。

没有侥幸的成分

关键词:

责任编辑:Rex_02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诚聘英才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8-2020 tv.rexun.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热讯网 - 热讯电视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豫ICP备20005723号-6
文章投诉邮箱:2 9 5 9 1 1 5 7 8@qq.com违法信息举报邮箱:jubao@123777.net.cn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