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世界新消息丨9.6分的《快乐再出发》,或是内娱第一档合格团综

7月29日,“0713男团”团综《快乐再出发》的豆瓣评分从9.5升至了9.6分。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或许没人能想到,2022年普遍低迷的综艺市场,是由一群过气男艺人的团综“撑”起来的。

三个月前,作为《向往的生活》衍生节目出现的《欢迎来到蘑菇屋》上线。这档节目没有流量明星,没有固定模式,甚至连赞助商都没有,但却播出了S级综艺的效果,豆瓣评分高达8.5分,并连续四周稳居国内口碑综艺榜榜首。

《欢迎来到蘑菇屋》大火之后,给“0713男团“做团综的呼声也越来越高。5月9日,制片人赵林林在微博宣布团综和商务都有了,并在线征集团综名。7月5日,《快乐再出发》正式上线,豆瓣开分便高达9.5分,81.6%的用户给出了五星的评价。开播半月后,《快乐再出发》站内播放量破亿,也打破了内娱团综“圈内自萌”的魔咒。

从早期偶像团综的包装艺人,《德云斗笑社》等喜剧团综的社会立意,再到《快乐再出发》的自由随性,内娱团综的创作思路也在不断地升级、迭代。

而《快乐再出发》“出圈”的意义在于,把团综这一服务于粉丝的品类,开拓出了大众化的可能性。同时,它也在倒逼着所有的创作者思考,“团”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团综1.0时代——偶像包装

团综,是因“团”而生的真人秀节目。

某头部视频平台综艺运营伊一介绍,团综是偶像包装模式中的重要一环。一个新人团体一旦推出,当团队特色和成员定位都不明晰时,需要通过团综来获得曝光,并传达公司为其包装的概念。而在新专辑宣传期或重大时间节点时,团综也是整合传播的重心。

“平台通过综艺推出的团,团综就是对粉丝的必备承诺。其次,选秀团热度最高的是刚出道时期,此时借势推出团综,可以维系粉丝群体,并把商业价值最大化。比较火的团体团综,招商可能比传统综艺都容易,因为不需要向客户过多介绍节目背景和概念设定。”

火箭少女101成团发布会上,就曾公布针对粉丝提供的FansMeeting、团综《火箭少女101研究院》以及海外录制的大团综规划;在R1SE限定期的不同阶段,也先后录制了成团综艺《Super R1SE·蓄能季》,纪念周年的《Super R1SE·周年季》,跨行业体验的《十一少年的秋天》以及解散团综《我们破晓之前》。

团综的概念,最早是伴随着韩流的崛起而生。

为了让更好地展现偶像团体成员的个人魅力,团综通常以真人秀形态出现。行业媒体《广电业内》曾按照时长和内容,把团综分为以下三类:

一是时长1-20分钟、拍摄手法简单、主要记录偶像私下生活状态;

二是10-50分钟不等、用综艺配置拍摄团队生活的团综;

三是参与嘉宾不局限于团队成员、常邀请其他艺人或是素人出现的团综。

以韩国男团SUPER JUNIOR为例。2005年出道初期,Super Junior 推出记录成员日常的Super Junior Show,便是为了介绍团队成员,扩充舞台之外的个人魅力;

2006年,由于韩国娱乐行业盛行短剧,尤其是反转剧,SUPER JUNIOR 便推出了以“剧集+偶像”为核心的《Super Junior自制剧》,通过队内分组自制情景剧的方式,贴合社会热点,尽可能释放成员的创作、演技能力;

2007年,SUPER JUNIOR已经有了代表作和一定的粉丝基础。团综便选择与SBS电视台《星期天真好》栏目合作,推出探索人体能力的科学类综艺《人体探险队》,从而淡化成员身上的偶像属性,强化大众属性;

十年之后,2017年SUPER JUNIOR推出团综《SJ Return》,则是以回归专辑为契机,记录回归前120天的录音花絮、练习室以及MV拍摄。彼时,团体已经拥有广泛的国民认知度和特色,此时的团综更偏重于向外界介绍专辑及其刚刚成立的独立厂牌。

2013年开始,经纪公司也开始主导制作自己的偶像团体出道生存战,比如JYP的《16 Sixteen》《Stray Kids》,YG的《WIN:WHO IS NEXT》《MIXNINE》,Bighit的《I-LAND》等等。而在这些出道团综之中,也走出了韩流偶像团体的中流砥柱Twice、Straykids、WINNER、IKON、ENHYPEN。

而内娱的团综,同样萌芽于偶像团体之中——时代峰峻。

2013年,时代峰峻开始为公司旗下的TF家族练习生打造系列团综《TF少年go》。随着TFBOYS人气的逐渐增长,2014年,时代峰峻与爱奇艺合作,为TFBOYS制作出首档团综——《TFBOYS偶像手记》,通过记录TFBOYS十天的中国台湾之行,展现出三位少年舞台之外的个人魅力。

节目上线当晚,节目相关微博在60分钟之内便占据1小时、24小时排行榜双榜首,相关话题搜索量达到340万,并一度占领微博话题榜十强位置。上线第二天,《TFBOYS偶像手记》流量累计近400万,微博话题阅读量更是高达8.5亿。

2019年,时代峰峻也推出了公司内部的出道生存战——《台风少年蜕变之战》,时代少年团正是通过这档节目成团出道。

2018年,内娱进入到选秀元年,选秀团的团综也成为其运营策略中的必备选项。比如火箭少女101的《横冲直撞20岁》,UNINE的《UNINE蹦吧》,R1SE的《十一少年的秋天》,THE9的《非日常派对》,硬糖少女303的《硬糖少女BON-US周年季》,INTO1的《音途万里》等等。2019年,橘子娱乐还为《青春有你》非出道团“沙漠五子”打造了团综《沙漠五子的两天一夜》。

然而,这些以服务粉丝为核心的偶像团综,始终处于“圈内自萌”状态,鲜少走进泛娱乐市场之中。

团综2.0时代——主题真人秀

在创作上,团综的操作难度通常会比其他综艺低很多。

资深综艺编剧张宁告诉娱刺儿,一档综艺在做顶层设计时,需要明确地列出节目的受众、市场定位、主题以及价值观输出,还要梳理出整季的故事线以及大框架。和客户做阐述时,光“这档综艺要做什么”这件事,就要阐述很久。

但团综不同的是,它的受众非常明确,也不需要有大的价值观输出。只要团体有流量或国民认知度,招商就不会差。

在具体执行上,团综和其他综艺也有明显的区别。

张宁曾经同时做过一档选秀以及其衍生团综的编剧。做正片时,她需要服务的是客户以及泛娱乐受众。所以她需要根据整档节目以及分集的主题,深挖选手的故事,挑出符合节目主题的故事线进行重点铺陈。

“比如这一集哪些选手是重点人物,哪些是非重点人物,一集我们要做哪几条故事线,这些全部是为大故事线服务的,不重要的人在后期就会被隐掉。”

但做衍生团综时,她需要服务的是粉丝。正片播出后,她一般会邀请正片中人气高的选手,为他们设计一些能展现个人魅力的环节。比如有的人讨厌臭味,他们就会设计一个吃螺蛳粉的游戏。而节目整体是否有故事线,是否跌宕起伏,都不在团综的考虑范围内。

然而,2020年,严敏执导的德云社团综《德云斗笑社》,却把团综首次推向了主题真人秀的高度。

两季《德云斗笑社》通过通过家宴、组队、排练、演出等一系列环节设置,不但传递出了德云社专属的价值观和企业文化,还对中国式人际关系、职场关系进行了深入探讨。

《德云斗笑社》第一季第一集,只通过一个家宴的选座环节,便把德云社内的师生辈分以及传统的师徒礼仪展现地一览无余。而随后的选马褂组队环节,更是凸显出德云社成员之间的默契、性格差异与互动方式。

“我本身不是德云社的粉丝,但我从这档团综中不但能看到德云社的故事,还能看到导演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在我看来,严敏会把人物故事和社会性相结合,最终讲一个自己想讲的故事。”张宁说。

作为团综,《德云斗笑社》也久违地“出圈”:第一季节目全网热搜249次,短视频平台节目话题内播放量破30亿;第二季节目微博话题讨论超过1000万,节目更是连续四周登上腾讯视频全部综艺榜单周播放量榜首。

而同样是通过真人秀模式做出来的团综,《乘风破浪的姐姐》团综《姐姐的爱乐之程》却并没有承接住姐姐们的热度,首播后两个小时内收视率下滑,豆瓣评分仅5.7分,6203人的打分人数与《乘风破浪的姐姐》近17万的打分人数形成了鲜明对比。

节目模式使用的是韩综《Sing Again》中“旅游+路演”的模式。但不同的是,原版节目中的“任务感”很少,旅行以及路演都是在舒服的状态下自然发生的。但国内真人秀普遍“任务感”较重,每个人到了一个地方,都要先被安排做任务。

在成都站中,节目组要求姐姐们先去Live house感受,之后要做快闪,最后还要做合作演出。而这三件事本身,都与旅行治愈背道而驰。环节设置和主题的割裂,让赵兆老师觉得姐姐们不认真,而姐姐们也很委屈明明是来旅行,为什么变成了集训。

张宁认为,其根本原因在于X-sister本来就不是一个团,只是把比赛中人气比较高的姐姐拼凑在一起而已,姐姐之间的原生关系是断裂的,也没有对于团的认知。所谓的“团综”,就变成了“团建”。

而团综的归属感和治愈感,也在人与主题的断裂中消耗殆尽。

团综Pro时代——“众筹自助”

团综的根本,在于建立“团”的概念和归属感,而不是个体。

“在韩国一般是先有团,再有团综。团里的人互相熟悉,知道彼此的性格。PD做节目策划的时候,也会专门为团队量身打造凸显成员性格和最大化团体魅力的环节,比如组队任务、团体挑战或者隐藏摄像机等。”

但国内大部分的偶像团综,放大的还是成员个人,而没有突出团魂。伊一觉得,这些综艺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能称之为团综,而是“团活”,就像是一群人组团参加了《快乐大本营》或《王牌对王牌》一样。

做团综传播时,她们重点突出的只是游戏环节的有趣,或是偶像们好看的造型,关于队内原生关系的宣传点寥寥无几。

然而,“0713”这样的“过气”男团能吸引年轻粉丝的原因,是因为彼此之间有多年的友情以及社会阅历,磨合期已过,对于团综节奏的主导性和控制性更强,节目本身的编剧和表演痕迹更少。

在《快乐再出发》中,节目组只设定了一个户外探险的“外壳”,而“内里”全部由0713男团自行填充,大家可以随心所欲地求生、玩闹、游戏。为了保持哥哥们的松弛感,导演组也并没有设置严格的任务规则,哥哥们可以尽情和导演组“讨价还价”,甚至是把导演拉上来一起吃饭。

做减法是《快乐再出发》最聪明的一点。

“通常一直做加法,在节目里加很多的环节,就是怕节目内容不够丰满。有可能设计个10个环节,但其中只有3个能用。”

但经历了《欢迎来到蘑菇屋》之后,“0713男团”和节目团队已经有了足够的信任和默契,“做减法”反而更能展现出一种自然、舒适的原生关系,给观众提供《老友记》般有烟火气的氛围。

“0713男团”不但有十年以上的感情基础,还都共同经历了娱乐圈浮沉的岁月。这些阅历和默契让他们足以甩开偶像包袱。即使是开一些“离婚梗”“你的歌没人听”这样对于偶像来说过激的玩笑,也都会一笑了之。

但在当下的舆论环境中,伊一觉得这样的梗,不可能出现在当红流量偶像团体中。

“在当下的粉丝文化中,粉丝很容易把成员之间的关系激化成竞争关系。节目组在策划的时候也很小心,哪怕是牺牲节目的可看性,也不敢去呈现任何冲突或矛盾,以防被过度解读。但团综的意义本身就是为了呈现一群人之间的化学反应,而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快乐再出发》的意义,或许是在充满戾气的娱乐圈环境中,反向挖掘出一种治愈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是一群经历了岁月和友情积淀的人所带来的。

或许很多人都记得那个夜晚,“0713男团”洗漱完一起吃东西,唱歌,唱到《海阔天空》时,陆虎突然开始大哭起来,但哭的时候却不忘往自己的嘴里塞东西,一边塞一边说着:“这首歌真的很好哭”。即使观众不是其中某一人的粉丝,但都能从陆虎的眼泪中找到自己的影子,想起自己愈发不顺的事业,屡屡碰壁的感情,又或是走散了的朋友。

节目所展现出的真实的友情与极强的团队归属感,在一切处于快速变化的2022年中,是观众最需要的情绪价值。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产生的深度共鸣,才是团综本应该呈现的。

“团综火不火不在于有没有流量艺人,而是这些人是不是真的有感情,是不是真的把自己当作团队中的一员。”伊一说

关键词: 快乐再出发 德云斗笑社 快乐大本营

责任编辑:Rex_02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诚聘英才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8-2020 tv.rexun.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热讯网 - 热讯电视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豫ICP备20005723号-6
文章投诉邮箱:2 9 5 9 1 1 5 7 8@qq.com违法信息举报邮箱:jubao@123777.net.cn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