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全球速读:他们,在这里更有趣

7月29日晚,蔡金海毫无预告地开播,匆忙地将镜头对准眼前的烟花:“嗖嗖”声蓦地响起,光点窜上夜空。接着是“嘭”的几声,焰火在玉龙山脚下的夜空中次第绽放。

镜头背后响起这个年轻男孩的声音:“好美啊。”这是他人生前18年没有见过的光景。此时距离他的哥哥蔡金发凭借《我是云南的》走红还不到3个月。


【资料图】

与烟花一同炸开的,还有草地上的笑声。在快手光合大会的结尾,前不久回归快手的广东雨神急急地赶回酒店,履行每晚9点直播的约定;麦小兜和几个女主播在聚光灯下即兴歌舞;平时沉默的蔡金发主动走进人群,除了习惯性插在口袋里的左手,曾经因残疾和贫困而生出的局促正在渐渐消失。

隆隆的炸裂声中,主播们跟着“阳朔teacherliu”一起高呼“栓Q”,他们之中,有人折返,有人刚刚一夜成名,在直播的镜头里,巨大的流量如电流般从他们身上滑过,一双无形的手将他们推向更远方。

筹备7月9日的回归直播首秀时,“广东雨神”卢大雨的预期是10万人在线,“不要掉就好”。

然而,这场直播最终总观看人数超6000万,在线峰值人数达到135万,当天涨粉70万。

直播开始前,卢大雨从公司调来3部摄像机,“平时直播最多两个机位,这次增加了一个”,对于这次直播,他显得格外重视。彩排从一早便开始,先是流程彩排,再是演职人员彩排。早早从北京赶来的快手工作人员穿梭在现场,算上卢大雨团队中的人,一共二十多个人各司其职,远程技术人员也坐在电脑前严阵以待。

直播在蓝光高清的画面中开启,卢大雨用一首成名曲《广东爱情故事》,宣告自己的回归。他还是习惯把粉丝称为“老铁”,“这是我们最初对平台粉丝的爱称,叫起来还是熟悉亲切。”

广东雨神是回归直播首秀

他说:“快手是我的娘家,现在我选择回来,在直播上多做一点创新。”

6月中旬,快手工作人员向卢大雨发出回归的邀请,一种久违的人情味让他很受感动。像大多数成名主播一样,卢大雨与工作人员相识时,正站在人生的分叉路口。他的歌《广东爱情故事》忽然走红于网络,“最火的时候,3天在快手涨了300万的粉丝。”

彼时,他在互联网之外的身份,还是一个流浪歌手。在深圳卖过房子,摆过地摊,也曾逃回汕尾帮父亲卖海鲜,年少轻狂的时候用信用卡做服装生意,在一年时间里,买两个一块五的馒头充饥,去路边的洗手间拧开水龙头,大口喝水,还积攒了一屁股债。

穷困潦倒之际,唱歌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像《广东爱情故事》中所写的:非要最后一无所有/才无所畏惧。很多年后,坐在快手光合大会的草地上,他对媒体说:“其实,《广东爱情故事》不是在讲爱情,而是命运。”

他将自己的作品特征总结为“灰色励志”,主角在刚出场时是个小人物,后来总会发光发亮。5年后,当初的小人物成为“广东雨神”,签下一百多个主播,在自己的回归直播首秀中,让旗下的主播们登台献艺,仿佛能看到他们也发光发亮的那一天。

如今的他,已不再一无所有,也把更多人带去另一番天地。

5月中旬,怒江旅游局给蔡金发和蔡金海两兄弟买了两张机票,飞机从杭州起飞中转昆明抵达保山,将他们从建筑工地送回家乡。

自从回到怒江,两人身上的傈僳族传统服饰就脱不下来了,他们忙着配合旅游部门拍摄怒江旅游的宣传片,前几天还在2022中国国际旅游交易会直播,在各种场合唱起:“我是云南的,云南怒江的,怒江泸水市,泸水市六库……”俨然成为云南的“活招牌”。

蔡金发(左)与弟弟蔡金海

哥哥蔡金发仍然是一头狼尾金发,或许已经不再用十几块钱一瓶的染发剂,刀劈斧削的一张脸在传统服装的映衬下,更有民族风情。他说:“但我不想离开怒江了。”

他打算带着弟弟继续在快手发展。最近一次直播是在快手光合大会的外场,巨幅广告牌上印着他和弟弟的合照,前来合影的人络绎不绝。蔡金发熟练地对着手机说“老铁们好久不见”,也与其他快手主播频频在场外互动。”

两人第一次直播是在5月11日,之前的一天被蔡金发称作“最开心的一天”。那天,快手工作人员联系到还在工地搭架子的兄弟俩,邀请他们开直播。

“我以为我这一辈子都得不到官方联系。”蔡金发说。

找直播场地是他们的第一个难题。彼时,他们住在工地宿舍,大部分短视频是在宿舍外面的露天走廊拍的,头抬得稍微高一些,就能碰到工友们晾晒的裤子。兄弟俩担心直播会吵到工友们,就找了一家宾馆,花100来块钱开了个房间。没有支架,他们找来石头和砖块抵着手机。

两人挤在小房间的一角,弟弟蔡金海穿着不太合身的外套,哥哥蔡金发的金发糊成一团,这是兄弟俩试了两部手机的最优结果。蔡金发几年前还用着工地老板给的诺基亚,自己买的手机也不过千元,蔡金海的手机虽然是上市不久的新款,但也是从二手市场买来的。

2022年5月11日,蔡金发兄弟直播首秀预告

两部手机的信号和像素都不好,但还是收获了直播间粉丝热情高涨的互动。读过初中的蔡金海不断活跃气氛,不识字的蔡金发却只会不停地说感谢。

下播后,蔡金发不断刷别人的直播,学习别人的话术。“我就在想,我怎么这么笨,‘老铁们’这么帮忙,对我这么好,但我不会说话,对不起大家,让他们破费了。”蔡金发说。

两个多月后,蔡金发已经能自如地跟粉丝打招呼,礼物划过桌面时,娴熟地唱起“我是云南的”,只是他还是有意地站在弟弟的右侧,这样就能挡住自己烧伤致残的左手。

镜头外,他的左手拇指、无名指和小指蜷成一团,粘连着掌心,而他的人生正在徐徐舒展开来。

在丽江参加快手光合大会的几天,西山阿宇和妻子才凤娟更像是普通游客,在古城里直播,和其他主播一起穿着景区里的民族服饰录对口型视频。

西山阿宇与妻子才凤娟

虽然在快手拥有1500万粉丝,但他们不认为自己是名人,也不像名人,时时显露出普通人质朴又真实的特质,而粉丝对他们的喜欢也并非是偶像崇拜式的狂热,而是那种平等互动的亲切。

阿宇一家人演唱的原创歌曲大多由妻子才凤娟作词,歌中尽是平头百姓的视角,因为他们真正遭遇过穷困的洗礼。“我们就是农村的孩子,我们干过很多累活脏活。”

阿宇本名刘宇,在辽宁朝阳西山村长大。在快手发布的第一条短视频是在2017年,画面中,他穿着红色棉衣,站在自家小货车的后车斗里,音响和话筒是从父亲所在的秧歌队借来的,背后是自家院墙,眼前是北方村落一排排屋顶。

西山阿宇的第一条快手短视频

那一天,本来只是他人生中寻常的一天,在早市上卖完一车白菜,填上一点女儿幼时生病留下的债务,唱完一首歌卸去一天的疲惫,第二天的生计又上心头。

但很快突破5位数的粉丝,改变了一家人的命运。粉丝数刚过1万多时,快手工作人便邀请他直播。

起初,直播的是夫妻两人,父亲并不认同这件事。“我唱歌的时候他在饭桌上都不正眼瞧我,还说这是不务正业。”

两人一般在晚上直播,北方农村家家户户都是三间大瓦房,基本没有隔音的概念,父亲有时忍无可忍,从炕上翻起身来拉掉电闸,夫妻俩在黑暗中傻眼。

后来,因为没有掌握唱歌技巧而“硬唱”,刘宇的声带长了息肉,需要做手术切除。在那期间,他不能开嗓唱歌,之前辛苦积攒下来的粉丝每天都在流失,父亲于心不忍便坐到了直播间里。

父亲原本就是村里是出了名的“爱乐呵”,十里八乡的红白喜事都有老爷子的身影。刘宇最开始唱歌也是因为小时候父亲常常推他上台,如果他耍赖不上,就会被父亲打趣,说他“完蛋”。

第一次尝试之后,父亲便松了口,后来随着六口人齐聚直播间,在线观看的粉丝数也翻了几番,一家人也就不再为了生计发愁。

刘宇和才凤娟毫不避讳快手给自己生活带来的改变,如今的他们不必再冒着东北的大风雪赶早市,还是会在村里人婚宴上乘着酒劲唱两句,家里的三十多亩地没有荒,农闲的时候父亲还是会找些零工做,歌里唱的那些事儿,从未离开过西山村的大瓦房。

在快手拥有1134万粉丝,谈及自己受欢迎的原因,麦小兜直言,或许是因为甜美的声线。“我是这两年才开始系统地学唱歌,之前靠的都是一些小天赋。”

起初她只是用短视频记录自己的生活,翻唱《下山》成为故事的转折点。独特的音色赋予这首歌新的灵魂,也让演唱者收获蜂拥而至的关注。

“让我更加坚定地选择了歌手这条路,创作更多的内容。”麦小兜说。在快手的五年,她陆续发布了《9420》等多张专辑,让天赋落地,也映照了这个时代的音乐脉络。

麦小兜户外直播首秀

《下山》之后,她走上一条上山的路,时至今日,步履不停。

7月14日,是麦小兜第一次在户外直播。不同于以往在自己小房间里的直播,这次她专门准备了专业的摄影机、灯光、导播以及收音设备,结合乡村振兴的主题,让露营、音乐和乡村自然风光在此交汇。绿色系的布景中,女孩在夏天的风里唱歌,总观看人数达到1162万,在线峰值人数达到21万人。

这次直播,她邀请了多位音乐人参与,用创新的户外路演的形式给更多喜欢音乐的人带来交流的空间。

麦小兜说:“未来想帮更多有音乐梦的人实现自己的梦想。”快手让普通人也能站在舞台中央,直播带来更大声量,声音到达的地方,不甘平凡的故事遍地开花。

在快手光合大会的结尾,她和其他几位快手音乐女主播组成的“夏花团”,演唱快手首档“音乐女主播成长真人秀”主题曲《夏天的花》。这是麦小兜第一次表演唱跳,她和草地上的主播们说说笑笑。

夏花团,左二为麦小兜

谈笑间,似乎每个个体都在快手直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正印证了快手直播在光合大会上发布的品牌价值“看见每一个有趣的人”。

如今,越来越多的主播选择来到快手,也有更多各具特色的原生主播从平台成长起来,走进大众的视野。广东雨神活出了他自己写就的“灰色励志”故事,主角在刚出场时是个“小人物”,后来总会发光发亮;西山阿宇过上了更好的生活;麦小兜实现了自己的原创音乐人梦想;近日因被网友质疑视频“背景太假”,发澄清视频又被网友“疯狂二创”的三农主播“疆域阿力木”也开始直播希望让更多人关注到新疆特产。还有更多像歌手唐薇、二人转韩姨、水果医生等快手的老朋友,正在直播间上演着自己的新故事。

快手开放、包容、多元,接受来自普通人的有趣声音,也化解主播们的边界,越来越多的快手原生态主播从生活中走出来,被更广泛的大众“看见”,可以真正去追求梦想,也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

这些主播是生活中看似平凡,其实有着丰富的精神世界、独特的才华技能、和鲜活生活体验的“有趣”的人。他们通过直播分享、传递着对生活的热情,感染了更多人,收到更多喜爱与共鸣,也构成一幅代表当代更广泛大众,真实而不乏精彩的,多元化的生活图景。

这个夏天,这些主播从四面八方向玉龙雪山聚拢,他们在草地上聊起自己的故事,似乎没有绝对的火与不火,他们志趣相投,碰撞出火花,就像那一夜的烟花,绽放自己独特的光芒。

生态的边界还将不断被拓展,让我们看到更多“不凡”的人生发光发亮。

在2022快手光合创作者大会上,快手直播公会运营负责人顾北透露,快手直播今年将投入5亿现金和30亿流量激励优质内容创作,包括帮助各个领域的优质主播成长,构建更繁荣的内容生态。可以预见,边界还将不断被打破,在一片内容的沃土上,夏天的花,期待在秋天收获。

关键词: 光合大会

责任编辑:Rex_01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诚聘英才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8-2020 tv.rexun.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热讯网 - 热讯电视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豫ICP备20005723号-6
文章投诉邮箱:2 9 5 9 1 1 5 7 8@qq.com违法信息举报邮箱:jubao@123777.net.cn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