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全球观速讯丨连她都翻车了,内娱还有救吗

内娱新生代演员,一直被寄予厚望。


(资料图片)

但最近却接连崩盘。

前有易烊千玺报考国家话剧院事件引发巨大争议。

今天,张子枫工作室道歉也上了热搜。

原来是工作室发布的「张子枫摄影作品」被指盗图。

虽然很快发布了道歉声明。

但还是引发了一波人设崩塌的讨论。

与此同时,随着电视剧《天才基本法》的热播。

张子枫在剧中的演技也屡被质疑:

「台词差,演技套路化,被小演员吊打。」

在大众印象中,童星出身的张子枫早早就凭演技拿奖。

是同批新生代演员中的佼佼者。

一直以来的好口碑,让这次的演技「翻车」看上去有点突然。

但其实,围绕张子枫演技的争议早有苗头。

而她也并非新生代演员演技倒车的个例。

咱们今天就来聊一聊这个现象。

张子枫在新剧《天才基本法》当中,饰演主角林朝夕。

她资质平平,却用「一以贯之的努力、不得懈怠的人生」,奋力弥合起与数学天才之间的差距。

原著中的热血与坚持,让这个故事成了许多人心中的白月光。

而与林朝夕的普通不同。

张子枫在表演上的开局是「天才」级别的。

2009 年,年仅 8 岁的她出演《唐山大地震》。

废墟之下,小方登亲耳听到母亲选择救下弟弟。

被放弃的绝望凝结在一滴眼泪上落下,征服了所有人。

让张子枫成了百花奖当时最年轻的新人奖得主。

在接下来与徐峥合作出演的电影《摩登年代》中。

她更是古灵精怪,收放自如。

令徐峥惊喜感叹:

「张子枫无疑是我碰到的那么多小孩里,最天才的一个。」

张子枫的「天才」,来源于敏锐的感知力。

她出演的角色多数与自身年龄相近。

纯凭感觉就能让她很好的贴合角色,感染力极强。

就像《小别离》中的朵朵,因为受不了父母高压离家出走。

被爸妈找到后一顿教育。

张子枫边吃面边哭,泪水滴进碗里。

观众也隔着屏幕感受到一股咸咸的委屈。

除此之外,张子枫本人有一股异于同龄人的「安静沉稳」。

这让她似乎具备了「天真有邪」的潜力。

《唐人街探案》中的思诺一角,就脱胎于这种气质。

经典一笑,内地影史上知名的「恶童」形象就此确立。

张子枫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

但并非没有局限。

从「国民闺女」变成「妹妹」,再到「姐姐」。

随着年龄增长,表演问题也随之暴露。

首先就是表演方法。

碍于阅历,张子枫呈现角色的方法主要靠想象与假设,把自身代入到角色所处的情境。

这让张子枫的表演清新、自然、没有匠气。

但从自己出发,也意味着会保留过多个人特质。

从台词、小动作、外形、到角色性格,都似曾相识。

以至于观众觉得张子枫演什么都像她本人

除此之外,电影电视剧形式不同。

演员的表演方式也要随之调整。

张子枫在剧中遇到有张力的剧情,演技似乎就突然鲜活起来。

而生活化的部分却「又闷又丧」。

尤其在与活泼的幼年林朝夕(王圣迪 饰)的对比之下,更显出观感上的割裂。

这也是她在《天才基本法》中演技备受争议的主要原因。

其次就是形象固化对戏路的限制。

童年成名的张子枫,在观众心中的「妹妹」形象根深蒂固。

《天才基本法》中与张新成的恋爱戏,的确稍显尴尬。

被弹幕诟病「没有 cp 感」。

就连现实中,张子枫谈恋爱也经历了轰轰烈烈的全网劝分。

可见演员本人与角色粘合度甚高。

虽是变相肯定了路人缘,但也成了演员之路上的束缚。

张子枫已经 21 岁,但「妹妹」似乎还未长大。

而幼年在表演上的灵气,却有了开倒车的迹象。

其实,张子枫所面临的困境,也出现在其他新生代演员面前。

就比如文淇

天真与暗黑的双面特质,给这份难得的灵气更添了一层辨识度。

电影《血观音》中棠真一角,在窥视过欲望,又经历爱情与亲情的破碎之后。

天真的少女走向毁灭,文淇的表演也随之爆发。

14 岁,就将金马最佳女配奖杯收入囊中。

《嘉年华》中的旅馆前台小米。

「黑户打工妹」的形象演绎之到位,让人惊喜。

然而,到了电视剧《生活家》中。

文淇也出现了与张子枫类似的问题。

脱离了极具张力的电影剧情和镜头艺术之后。

一些用力过猛、台词不清晰的缺点就显露出来。

如果说,张子枫与文淇还在演技摸索试错的阶段。

那部分新生代演员演技变差,更像是一种主动的选择。

也许很少有观众记得,关晓彤也是演技派童星出身。

电影出道作品《暖》中,乖巧可爱,灵气满满。

《笑着活下去》中的哭戏极具感染力,搭配坎坷情节,轻松赚走观众眼泪。

而在口碑两极化的《无极》当中,关晓彤的眼神戏也相当抓人。

然而不知何时,她开始在出演烂片的道路上狂奔。

或浮夸或呆滞,演技套路化。

相比于角色与表演 ,综艺节目与鬼畜视频留给观众的印象似乎更深。

相似情况的,还有作为养成系弟弟的吴磊

早年依凭《封神榜》小哪吒一角出道。

萌化众人,收割无数爱心。

但在近期热播剧《星汉灿烂》中。

不管是高冷的角色形象还是表演方式。

都像上一部古偶剧《长歌行》的复制粘贴。

吴磊似乎还未摆脱童星的角色印象。

就已经落入了古偶演技套路化的窠臼。

虽然在电影方面尝试了《盛夏未来》,也迎来了一波较高的讨论度。

但观众的侧重点并不在吴磊的演技本身。

另外,还有凭借《少年的你》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周也

在阶梯上一个冷漠挑衅的眼神,就让压迫的氛围感拉满。

在影片上映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周也本人都被冠上了「恶女角色滤镜」。

但也从侧面说明了魏莱这一角色被她塑造得相当成功。

但如同魔咒一般,亮眼的开局之后很快哑火。

在《啊摇篮》《山河令》等多部热门剧集中。

周也的演技莫名出走,浮夸程度也备受吐槽。

其实,全然否定这批新生代演员的业务水平并不客观。

他们或多或少都塑造过成功的角色形象。

有的甚至通过了观众与专业奖项的双重考验。

但也正因如此,后续演技滑坡,佳作缺失的现象也更让人惋惜。

又因并非个例,就不免想要让人探寻其背后的原因。

首先就是目前大环境之下,多样性作品的缺失。

影视作品类型与内容的固化,影响是全局性的。

曾经较为自由开放的影视环境,催生出许多优秀的作品。

而对比如今的影视剧类型,古偶与甜宠恋爱扎堆。

偶有职场剧也多悬浮,打着职场幌子行言情之实。

影视作品种类与数量的流失由此可见一斑。

而对于演员来说,最直接的结果就角色单一重复。

张子枫在接受采访时曾表达过。

18 岁以后希望能接到更多不同题材的作品,而不仅仅仍局限在学生戏。

这同时也反映出一个现状。

就是即便对于同龄演员中的演技佼佼者。

能选择的剧集类型与角色也并不多。

在这种单一化的环境下,挑战性大的复杂角色更是稀缺。

但拓宽演技的边界,又确实需要演员与角色的互相成就。

当然,优质作品与类型的缺失固然应重视。

但也并非新生代演员演技滑坡的全部原因。

演员本人也应正视自己的业务水平与观众反馈。

几年前,关晓彤曾在采访中回应新生代演员的争议。

但并没有把重点放在演技上,反倒认为是观众故意挑刺。

甚至当场回怼,指责观众站着说话不腰疼。

显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根源。

不论是张子枫在《天才基本法》中因台词吐字含混备受吐槽。

还是古偶演员的仪态问题反复被讨论。

都证明观众审美的不断提高,对演员的要求也更为严格。

而这些新生代演员之所以受到更严格的审视,也正是因为他们曾经的高光时刻让观众看到了无限的潜力。

这份期望本该化为精进演技的动力,而非有恃无恐的借口。

除此之外,人生阅历的匮乏也限制了演员对角色的理解能力。

一方面,他们年少成名,星途顺畅,温室中长大。

被呵护被纵容,一些微小的本职努力也会被放大夸奖。

就像观众反馈张子枫在《向往的生活》中表现「太无聊」。

但实际拍摄现场却是「你在那发呆发一天,都没有人说不可以。」

另一方面,很多人都把重心放在做明星而非做演员上。

接综艺比演戏多,通告满档,没有给自己主动去积累生活经验的机会。

这一点上和许多老演员形成了强烈对比。

演员张颂文在《隐秘的角落》之后爆火,在中年迎来事业高潮。

在考上北电之前,张颂文已经步入社会,做过许多份职业。

被问及这段经历时,他对此是感激的。

因为到了一个阶段,演员拼的就是人生阅历和理解能力。

放眼国际影坛,许多新生代演员在昙花一现后泯然众人。

但也有人带着信念感成为了真正的演技派。

就如 13 岁凭借《这个杀手不太冷》一战成名的娜塔莉 · 波特曼

正是通过增加人生厚度,挑战多种复杂角色,不断精进表演技巧。

才能在数年后凭借《黑天鹅》拿下奥斯卡。

星星的闪亮依赖广阔的天空。

新生代们就像曾被天赋点燃起的火种。

不论是大环境,还是演员自己。

都理应护着火种,让其长明,而非逐渐黯淡。

关键词: 天才基本法 唐人街探案 唐山大地震

责任编辑:Rex_01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诚聘英才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8-2020 tv.rexun.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热讯网 - 热讯电视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豫ICP备20005723号-6
文章投诉邮箱:2 9 5 9 1 1 5 7 8@qq.com违法信息举报邮箱:jubao@123777.net.cn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