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世界看热讯:超模刘雯:未进豪门,差点绯闻

刘雯最喜欢的花,叫做绿绒蒿。


(相关资料图)

她并没有见过实物,只在一本书上望见过它的介绍。

这种花生长在海拔三四千米的高山草地或雪山幽谷,色泽艳丽,身披硬毛,花语是“顽强的生命力”。

她喜欢这朵花,更喜欢与这朵花相似的自己。7月19日,刘雯与井柏然被狗仔拍到牵手出街,疑似恋情曝光。

与往常明星曝光恋情引发的腥风血雨不同,这段被意外公开的“绯闻”,简直算得上和风细雨。

甚至网友的态度更多地倾向于:这波属实是井柏然“高攀”了。

2019年,刘雯与井柏然合拍的广告宣传片

要知道,她可是刘雯——中国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超模,直至今天,也是中国超模第一人。

她是第一个登上维密顶级秀场的亚洲面孔,曾在世界超模排名榜单中名列全球第三。

2009年的“国际时装周”上,刘雯在短短一个月内连续走秀74场,创造了亚洲模特单季走秀场次的最高纪录。

随后,这些辉煌变得不值一提,她身上“第一”的头衔也越挂越多。

而与她繁花似锦的事业相比,刘雯的私生活却显得寡淡异常。

在与井柏然这段似真似假的恋情之前,34岁的她没有绯闻,更没有丑闻,在每个人都奋力兜售自己的时尚圈乃至娱乐圈,刘雯始终带着一股高不可攀的清洁感和距离感——哪怕她的笑脸无比亲切。

在商业大片里,她神情冷酷;在日常照中,她酒窝醉人。除此之外,她几乎没有个人情绪。

拨开“超模”的面纱,那个真实的刘雯,吊动着太多人的好奇心。

在名利场中,刘雯是聚光灯的宠儿,华服裹身,脚尖轻俏,游走在全世界最华丽的秀场之上。

而在她人生的前17年,她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镇女孩,脚步只停留在了湖南的永州。

1988年,刘雯出生在永州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

刘雯童年照

八十年代的永州,还是个传统气息浓郁的城市,几乎没有外国品牌,也谈不上华服与美妆。

在刘雯的印象中,儿时的唯一一抹光鲜,是上小学时,爸爸给妈妈买的一件红色呢子大衣。

大衣的袖口还夹杂着貂毛,在这个平凡的家庭中,显得十足宝贵。

但小刘雯不喜欢,她觉得版型不好看,拿把剪刀把大衣剪了,还对着妈妈沾沾自喜:“你看我给你新设计的,很不错吧。”

按照传统套路,这时候巴掌印就应该印上她的身体了。但刘雯妈妈没有动手,只是一边心疼,一边又好声好气地和刘雯沟通了许久。

刘雯童年照

刘雯是家里的独生女,享受着父母给予她的全部关心与宠爱。

少时的她经常穿着男式衬衣在校园里游荡,里面是一件跨栏背心,一条宽宽松松的牛仔裤,再加上一双中规中矩的板鞋。

彼时,她唯一的梦想是“环游世界”,为了这个梦想,她在永州职业技术学院里学了导游专业。

综上可看,直到她入学职校的前17年,她的人生与“时尚”二字,可以说是七竿子打不着。唯一的一竿子能触到这个领域的,大概也就是长得高了。

但对于南方小县城的女孩而言,长得高并不是一件令人十足快乐的事情。

17岁的刘雯,身高已经窜到了175cm,比班里许多男生都长得高。

身高上的“傲视群雄”,如果没有一颗无畏的大心脏,一般人是遭不住的——尤其是刘雯还没有一张足够锋芒毕露的脸。

单眼皮、高颧骨、厚嘴唇,刘雯始终认为,自己“与传统概念中的美女存在芥蒂”。于是,她开始自卑,表现在形体上,就是开始含胸驼背:将身子矮一点,就不会过于引人注目。

但在刘雯的父母看来,自己的女儿千百般好,就是体态要纠正过来。

于是,在父母的要求下,刘雯参加了学校的礼仪队,后来还参加了永州的杜鹃花后比赛,上台表演诗朗诵。

直到2005年,一条从未设想的道路,铺在了刘雯脚下。

2005年,刘雯参加诗朗诵比赛

2005年,新丝路模特大赛在湖南地区举办,在父母的建议下,17岁的刘雯鼓起勇气报了名。

去比赛的前一天,刘雯哭了一场。

当时所有参加比赛的模特都要填写形体表,详细描述自己的身高与三围,而刘雯觉得自己根本够不上职业模特的标准——她还有一双40码的脚,找遍整个永州都没有找到这个尺码的高跟鞋,最终还是母亲去长沙为她买了一双。

但生命最大的惊喜,莫过于意料之外。

谁也没想到,从未接受过任何模特训练的刘雯,在湖南赛区的比赛中,获得了第一名。

2005年,参加模特大赛的刘雯

带着获胜后的自信,和对未来的憧憬,刘雯来到了海南,参加总决赛。

迎接她的是一场彻底的失败——曾经湖南赛区的亚军选手,都拿到了十佳模特的殊荣,唯独刘雯榜上无名。

她在台上强撑着笑脸,下了台就哭得稀里哗啦。

回到酒店,她哭着给妈妈打电话:“妈妈怎么办,大家都不喜欢我。”

之后,她抹掉眼泪,依旧坚持了这条看似失败的道路,她不肯让自己止步于失败。

在2005年的秋天,17岁的永州姑娘刘雯独自一人来到了北京。

在这个钢铁森林般的城市里,成为了一名职业模特。

初到北京,刘雯的生活一片昏暗。

那时,她蜗居在崇文门附近的出租房里,和两位相同职业的年轻姑娘合租。

对于新人来说,光鲜亮丽的名利场,既诱惑十足,又苛刻异常。

刚刚入行的刘雯,像是一团白纸。

第一次去模特公司面试是在冬天,北京的冬天很冷,刘雯缩在厚厚的羽绒服里,和其他模特一起进了面试间。

结果别的模特羽绒服一脱,露出修身的短裙与紧身衣。她也脱羽绒服,露出了自己的毛衣和牛仔裤——牛仔裤里还套着秋裤。

她傻眼了,觉得自己无比愚蠢。

少女时期的刘雯(左一)

面试结果出来后,“臃肿”的刘雯理所当然地落选了。而像这样的落选,是那一年里刘雯生活中的常态。

彼时的她,没有面试经验,也没有像样的奖项,顶着清汤寡水的一张脸,碰上一面又一面的壁。

她眼睁睁地看着同屋的模特们早出晚归,自己却连她们工作场次的零头都达不到。

每每在客厅相遇,刘雯都要装作若无其事地问候。关上自己的房门,她就拿出自己买来的时装杂志,对照着封面模特,一遍遍练习动作,“已经不记得买了多少本了”。

没有人知道,她有多沮丧。有时和家里人通电话,父母总要劝她:“不行,就回湖南吧。”

也没有人知道,她心里憋着多大的一股劲。“别人越觉得我不行,我就越要做出个样子来,要争气。”

她就像是沉溺于水底的精怪,艰难地吐息着,等待着浮出水面的机会。

机会和2006年的冬天一起到来。

一天,刘雯接到了经纪公司的电话,问她是否有时间去某时尚杂志当一次试衣模特——也就是正式拍片之前,帮正式模特试衣服,以供造型师参考的模特。

当时,很少有模特愿意接这个活,钱少事又多,还是“替别人穿嫁衣裳”。

但刘雯不敢挑剔,她只能把握住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从踏进这个拍摄现场开始,她的命运转盘,悄然发生了改变。

拍摄现场的角落里,站着时尚圈的重磅人物,该杂志的全球时尚创意总监约瑟夫·卡尔。

见到刘雯的第一眼,他就认定,刘雯日后一定会成为顶级模特。

约瑟夫说:“我在灯光下看到了一个巨星一样的女孩,为什么灯光如此爱她。”

刘雯与约瑟夫·卡尔

在时尚圈看来,一个顶级模特必须具备的素质,就是“可塑性”——

与演员不同。演员可以通过台词、动作等等方式诠释感情,但模特不可以,模特只有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顶级的模特,可以通过自己的眼神或气质,传达出与着装风格相符的情感,还不能夺走身上华服的光芒。

而刘雯,恰恰具备这样的特质。

她样貌平平,但气质多变。她的脸棱角分明,却能在光影下打造出神秘的美感。

于是,约瑟夫没有丝毫犹豫,就向刘雯——这个他生命中的新缪斯发出了拍片的邀请。

一个更难得的机会摆在自己面前,刘雯想都没想,就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去了。

和约瑟夫预料的完全相同,这几组照片发布后,刘雯在国内时尚圈一炮而红。

刘雯与约瑟夫合作的照片

2007年开始,刘雯迅速被国内时尚杂志青眼以待,她终于不用再羡慕室友的早出晚归了。

时隔多年,刘雯回忆起那些年月,依旧神情激动:“300块钱拍一次,我一个月拍了一万块钱!30天我都在拍!”

但这并不是她的顶峰。

2007年底,约瑟夫突然告诉刘雯:“你一定要去国外时装周。”

听到这句话,刘雯懵掉了,她着急地冲着约瑟夫比划,表示自己不会英文,难以胜任。但约瑟夫很坚持,他坚信刘雯一定会在国际舞台上发光。

在上海参加活动时,约瑟夫最后一次和刘雯提及这个建议,刘雯哭了。

此时的她,有着深深的忧虑。

一方面,她对陌生的国家以及未卜的前途心生恐惧;另一方面,作为独生子女的刘雯,不舍得离父母太远。

她哭了一整晚,也想了一整晚,最终还是决定出发,没有尝试就轻言放弃,她不甘心。

2008年,20岁的刘雯独自坐上了去往米兰的飞机。

这一年,刘雯于米兰和巴黎以总共 27 场的走秀场次,刷新了中国模特在欧洲T台上的纪录。

一束叫做刘雯的光,从北京,铺展到了米兰的秀场。

2008年,米兰秀场上的刘雯

2008年底,刘雯从米兰飞往纽约。

这座城市里有四大时装周中最古老的纽约时装周,还有无数时尚从业者,是公认的世界时尚之都。

刘雯将自己正式进军国际的驻点,定在了这里。

在纽约,她独自居住在模特公司分配的公寓里,为了让生活不只有沉闷,刘雯总是会在房间里插上几支鲜花。

只是,等到她再次见到这些花束,它们都已经变成了干花。

她实在太忙了。

刘雯在纽约

公众眼中的时装模特,在T台上永远是游刃有余,轻松自在。

实际上,几乎所有模特,哪怕已经身处顶尖行列,也要经历面试这一环节,才能获得为品牌走秀的机会。

卡尔·拉斐尔(也就是老佛爷)面试刘雯

初到纽约,刘雯语言不通,只会说三个单词:“yes”、“no”、“thank you”。但她一天之内往往会有三到四个面试,分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为了不错过任何一个机会,刘雯先找了一位中国留学生,让他带着自己坐了两天地铁。

随后,她自己做了一张纽约地图,上面清楚地标记着所有公共交通的路线。

面试的前一天晚上,她要翻地图翻到第二天凌晨五六点钟,梳理好路线之后,再坐地铁赶过去。

在纽约的街头巷尾,她一家一家公司敲门,一次又一次地递上自己的模特卡,“感觉每天都不是活在现实中,仿佛活在梦境里,不知道自己是睡着还是醒着”。

一旦有空,她还要争分夺秒地学英文。

在她落脚的公寓里,堆满了英文单词书和听力CD,“疯狂地插不下我的脚”。

好在,她的努力没有白费。

2009年的春夏时装周,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刘雯给自己争取到了74场秀。

最多的时候,她一天要赶六场秀,换句话说,时装周一半的秀场上,都有刘雯的身影。

这是当时亚裔模特单季走秀次数的最高纪录。

2009年11月,刘雯登上了“维密秀”的舞台,成为了第一个出现在这个顶级秀场上的亚洲面孔。再往后,她足足7年扎根在这个秀场。

2013年,世界权威模特网站公布超模排名,刘雯排在了第三位,被国外媒体称作是"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超模"。

这一年,刘雯25岁。

2009年,刘雯第一次登上“维密”秀场

刘雯的成功,也开始让公众,尤其是年轻一代重新审视对于“美”的认知——

这个词不再局限于雪白的肌肤、挺俏的鼻梁、巴掌大的脸蛋以及杏核般的眼睛。

大家开始意识到:细长的丹凤眼也很美,棱角分明的菱形脸也很美。

正如刘雯自己所说:“树有树的美,草有草的美,花朵有花朵的美,每一个人的美不是在相互竞争,只是他们有他们自己的位置,与存在的道理。”

关键词:

责任编辑:Rex_30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诚聘英才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8-2020 tv.rexun.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热讯网 - 热讯电视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豫ICP备20005723号-6
文章投诉邮箱:2 9 5 9 1 1 5 7 8@qq.com违法信息举报邮箱:jubao@123777.net.cn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