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双料视后30岁负债50岁北漂,她才是大女主天花板?

最近看一个女性访谈节目《她的双重奏》,看到了“九姑娘”邓萃雯。

她是《巾帼枭雄之义海豪情》里义薄云天的九姑娘;

是《金枝玉孽》里一出场就杀气腾腾气势逼人的如妃;

是16年前不问是劫是缘,去赴那场春天之约的姚小蝶。

如今56岁的邓萃雯,竟也过了知天命的年纪。未婚未育的她告诉大家,当别人开始退休的时候,自己在开始新的生活。

出生在香港的她,现在做一个“北漂”。在北京工作生活,她喜欢北京不同于香港的四季分明,也喜欢去逛菜市场接地气的生活。

关于事业和婚姻,邓萃雯的回答充满“知天命”的豁达。

当年《金枝玉孽》爆火,邓萃雯没拿到最佳女主角,香港市民甚至喊话TVB“违背民意”。再回首,邓萃雯却不介意:“任何奖项其实都有自己的规则。”

“人生不要太计较当下,自己演的时候很努力就好了。奖项只是甜品。”

关于错过《甄嬛传》皇后一角,邓萃雯说,剧组确实找过她,但当时她在拍《新还珠格格》,没法接拍,所以最后蔡少芬来演;而当年《金枝玉孽》如妃一角原本是给蔡少芬,蔡少芬没空,才给到她。

没什么遗憾和可惜,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年过五十,还能有工作机会,她很珍惜,但不焦虑。

“二十几岁拥有的是青春和精力,很多事情都不懂,三十岁以后才有经验能力和话事权。”

拍了宫斗剧鼻祖《金枝玉孽》,塑造了让人印象深刻的如妃,邓萃雯却说并不开心,因为现实里,她讨厌斗争和谋算人心。

她说,如果在宫斗剧里她大概活不久,除非自己是个哑巴。

作为演员的邓萃雯,拿到的剧本几乎都是“大女主的天花板”。现实人生里属于她的故事,却上演着反转再反转。

邓萃雯刚出生就被尚未满20岁的父母弃养,她在爷爷奶奶家长大。

别人家孩子玩过家家假装在做饭的时候,她是真的在做饭,她从小不是被宠大的,而是靠自己劳动长大的。

6岁时她第一次见到父母,而父母已离婚各自再婚,当时母亲跟她说:“不要再叫我妈妈了。”

她急于逃离那个“家”,直到18岁去报名空姐,但年龄不够,转投无线电视艺员进修班,和郭富城、邵美琪成为同班学员,开始做演员。

1985年拍第一部作品《薛仁贵征东》,与当时比自己大9岁的顶流万梓良因戏结缘相恋。

当时万梓良为了哄她开心,甚至当街下跪。但这段感情后来无疾而终。

再后来每逢被提及,邓萃雯依然是“不后悔,不适合”。

出道即被称为“小翁美玲”的邓萃雯,在翁美玲去世后,被TVB重捧,接替不少之前要给翁美玲的角色。

与梁朝伟合拍《倚天屠龙记》,扮演了周芷若;在《侠客行》里饰演活泼任性的丁珰。

出道顺利,飞升迅速,邓萃雯只用一年时间就从新人变花旦。

可“任性”的她,选择在事业如日中天时去美国留学,一边读商科一边学设计。

三年后为赚钱再回TVB,早已更新迭代,风水轮不到她,只能做配角。

后来转签亚视,遇到了让她大红的《我和春天有个约会》。

这场约会,也成为她的缘和劫。

她拿到了一部代表作,但也因为与男主角江华的“婚外情”被打入谷底。

当时俩人因戏生情,已为人夫的江华向邓萃雯倾诉自己的不快乐,让她幻想着自己才是合适他的“拯救者”。

恋情曝光后,戏剧性的场面来了。

江华怕影响自己事业,带上妻子麦洁文开新闻发布会,称是邓萃雯主动勾引有妇之夫,直接将邓萃雯一人推到风口浪尖。

时过境迁再谈那段情,邓萃雯曾直言:“不恨他,只是情绪上很失望。自己要检讨,因为最后能不能幸福还是看自己,不去检讨一下,往后还会重错。”

大家都是成年人,应该学会去承担。

是否有恨,冷暖自知;那句“很失望”一定是真的。

邓萃雯曾说过,爱上江华,是她人生唯一后悔的一件事。

直到20年后,经历过病痛和抑郁症的江华再出现在媒体面前,才坦白承认,对邓萃雯是真的爱过,百分之百的喜欢。但当时自己也年轻,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和处理。

对于当年那段情,他称之为谁都有年轻失控的时候,不论怎样,他不后悔。

而当被问及是否对邓萃雯心有愧疚?

他的回应是,不对任何人有愧疚。

时过境迁,当去年底刚复出的江华只能在视频里不断“炒冷饭”,再唱“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的时候,点赞最高的留言,依然是“心疼雯女,终生未嫁”。

而如今的邓萃雯早已云淡风轻,形容感情就像一张被,被子太小,两个人都要盖,就会抢,有人就会冷;只有两张被子足够大,起码我盖自己的足够暖,不会抢对方的,才是好的关系。

那时情路上栽跟头,经济上又受重创。

邓萃雯买楼遭遇97年金融危机,负债累累,为供房每月要还8万。既没住进喜欢的房子,又见不到钱,因为赚多少就打给银行多少。

为赚钱,没戏拍她就做其他尝试,学配音,做DJ,当司仪,唱歌跳舞,去广东演出。

为减少开支,不用经纪人,不用助理,自己一个人去开工。

回想那段日子有压力,但也学到很多,连唱歌都更好了。发现自己有很多生存能力,哪怕不作为一个明星,也可以生活下去,哪怕从最低做起。

后来她卖掉了房子,因为这一场危机让她认识到,安全感并不是房子给的。

之后邓萃雯抓住了《金枝玉孽》和《巾帼枭雄》系列两部曲,让如妃和九姑娘成为众多女性中意的“大女主”形象,又凭借《巾帼枭雄》系列蝉联两届TVB最佳女主角。

《金枝玉孽》的结尾,如妃说:“我十五岁入宫,学会的唯一生存技能就是跟人斗,除此之外,其他生存技能我一概不会。你叫我出宫,我能干什么?只能活活饿死!我宁愿留在宫中,跟皇后接着斗下去!”

现实中的邓萃雯却用前半生去不断撞破会困住她的墙,一心想要远走高飞。那些人生里的重创与反转,也成就了今天的她。

没有很红,但50+依然有机会工作,有自由做喜欢的事情,能直言“界限”的重要,晚上睡觉的时候会关机。

可以掷地有声地说:“最强的不是你有钱,最强的是不怕没钱,因为我怎么都能过。只要我保住命,就能从头来过。”

在她身上能看到典型的“港女”精神,职业感和界限感都很强,认认真真打好一份工,哪怕这份工作是“明星”,做不了,也可以做其他。

挨得住,熬得过,食得咸鱼抵得渴,高处能爬,低处也能站得住。错了就认,承担付代价。

有很强的生命力,在翻来覆去的命运面前,大不了“马死落地行”。

邓萃雯喜欢爵士,因为爵士是“即兴的”。

大概和她喜欢的人生一样,不接纳太多约定俗成,比如结婚生育都不是必须、比如她可以不必再辛苦地轧戏,更自由一些享受生活带来的踏实快乐。

又比如她更喜欢一个人去看展览,因为约人既要有合适的时间,还要考虑对方是不是同样感受,比较受限制,还是自己一个人更自在。

朱德庸画过一幅漫画,配文:这个世界,流浪还会浪漫吗?

邓萃雯转发了,她说:勇敢决断的行动本身就挺浪漫了。

她说:北京堵车时,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墙慢慢溜过也会觉得很浪漫。

她决定好了要再次出发,去尝试一些新的生活,哪怕已经50+。

我并不觉得不婚不育就是大女主,就如我也不觉得结婚生孩子了就一定走到了幸福,我觉得所谓大女主,是不管做什么决定,都清晰透彻知道自己要付什么代价,且接受了代价里最难捱那部分,自洽的人。

人生这条路是你自己的,你才是内在剧本的撰写者,别人都是你给自己安排的配角罢了。

邓萃雯说:“出生我没得选,但我不要一辈子都没得选。”

她,做到了。

虽然不易,但也是属于她的,让人忍不住热泪盈眶的孤勇和浪漫。

关键词: 金枝玉孽

责任编辑:Rex_07

推荐阅读

芦笋地里解难题

· 2022-05-07 12:11:02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诚聘英才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8-2020 tv.rexun.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热讯网 - 热讯电视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豫ICP备20005723号-6
文章投诉邮箱:2 9 5 9 1 1 5 7 8@qq.com违法信息举报邮箱:jubao@123777.net.cn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