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2022年元旦《雄狮少年》总票房突破2亿元 豆瓣评分依旧高达8.3分

2022年元旦,动画电影《雄狮少年》挺住了第二波观众的检验。影片的粤语版在普通话版已公映近半个月后,于这天正式加入全国各院线的排片名单。截至1月3日13:48,《雄狮少年》总票房突破2亿元,豆瓣评分依旧高达8.3分——这也是2021年华语片的最高得分。

近年来,国漫领域不断出现令人惊喜之作。《雄狮少年》的特别之处在于,它并未倚靠人们熟悉的神话传说,而是一部全然原创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动画是否适合表现现实主义故事?人们为何会为《雄狮少年》流下热泪?影片受到观众喜爱的背后,是因为它拥有哪些优秀的创作品质?带着问题,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广东省动漫艺术家协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广州大学数字媒体艺术系主任周鲒,请他从各方面“扫描”这头国漫“雄狮”。

那一刻我觉得阿娟就是少年李白

羊城晚报:《雄狮少年》是2021豆瓣国产片最高分作品之一。您是带着高期待去看的吗?

周鲒:本来完全没有期待。上映之前,一些动画界的人和我聊起这部电影,都特别推荐。我还“打击”他们说,又来卖“国漫情怀”。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地方民俗与动画相结合,很容易只是贴个标签,就仿佛国产动画必须靠传统文化中的某个经典符号来加持才显得有价值。当时我的想法就是,看一部舞狮的动画?那还不如去楼下看真的醒狮——只要有商铺开张,那就是广州城经常能看见的表演。

羊城晚报:看完片子之后感觉如何?

周鲒:老实说,作为观众的第一感觉,我太喜欢了;作为创作者,我十分羡慕他们能创作出这么好的作品;作为动画研究者,《雄狮少年》为我建立了一个“狮子的世界”。

羊城晚报:在您看来,《雄狮少年》最大的优点是在剧作吗?

周鲒:这不是剧本好、角色好、场景好,或是动画技术好的单一问题。《雄狮少年》的迷人之处在于它“沉郁而气韵生动,生猛而悲喜交加”。国产动画的主角终于不是前世今生、家世显赫的大人物,而是那些有梦的“阿猫”“阿狗”。开场没有人神妖三界大战,高潮没有斩妖除魔,结局更没有世俗成功后的骄奢淫逸。我特别喜欢那些屋顶的戏,懵懂叛逆的少年俯瞰世界,就像片尾曲里唱的:“我是这路上没名字的人。”国产动画终于可以更深层次地表现人的命运了。别小看此种取舍,这是很了不起的动画价值观。

羊城晚报:很多人喜欢阿娟,也是因为他自始至终是一个普通的少年,跟其他动画片里的英雄角色不一样。

周鲒:动画绝不是一群没有生活的角色在虚假地保卫世界,动画也可以不“你死我活”“正邪不两立”。我喜欢这部电影的“狮子世界观”,它尊重每一个普通人对梦想的向往。当天快亮了,一道金光透过万千高楼大厦的缝隙。此时此刻,送外卖的阿娟比齐天大圣更加感染观众。天地、城市、朝霞都在为他叫好。

羊城晚报:片中的众多意象,譬如醒狮和李白的诗,是否也属于这“狮子世界观”的一部分?

周鲒:当乡间少年在村道和李白无缝对接时,我甚至觉得,唐代那个叫李白的少年就是阿娟的样子,卑微的身躯也可以大声咆哮“长风破浪会有时”。从这个意义上说,《雄狮少年》拍出了中华民族最优秀的气质之一,那就是“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优秀的动画电影从来都是现实的

羊城晚报:《雄狮少年》不像过去不少国漫那样改编自神话传说,而是借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醒狮文化,说了一个现实主义的故事。这在您看来属于国漫的题材突破吗?

周鲒:肯定是突破。但其实我不太喜欢用“现实主义”这个词来形容这部电影,仿佛是题材决定了它的优势。我更喜欢说它“接地气,说人话,有真心”。很多人看完普通话版之后会期待粤语版,就是希望它能更接地气地传递普通人的人心与人性。

羊城晚报:您认为动画电影是否适合表现现实主义题材,为什么?

周鲒:在我看来,没有浮云之上的神话,优秀的动画电影从来都是现实的。举个例子,皮克斯有一部动画叫《寻梦环游记》,文化背景来自于墨西哥的亡灵文化。表面上看,这个奇幻题材仿佛和现实完全无关。但实际上,全片围绕着“没有人记得你,才是真正的死亡”这个主题,用人物对亲人的记忆打动了所有人。一部好的动画就是“无声之处起梦想”。其实动画从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在赋予一些东西生命,让一些东西“复活”。

羊城晚报:您觉得《雄狮少年》让什么“复活”了?

周鲒:它最成功的就是让狮子“复活”了——不是简单的模仿真实动物的喜怒哀乐,卖萌耍宝,而是文化与角色在动画里“合体”。当片中狮头缺一角的时候,观众会感受到锥心刺骨的痛;而每一次主角们套上狮头、从狮头看向外面世界的那一刻,“人狮合一”带来了强大的动画升华感。

国漫也好,国潮也罢,真正的文化自信不在于喊口号,而在于那种强大的文化复活感。

这不是一个“假广州”或标签化的岭南

羊城晚报:从技术角度评价,您觉得《雄狮少年》目前达到的高度如何?

周鲒:我觉得夸奖这部片子的技术,有点小看了创作团队。但毫无疑问,该片确实是国产动画的技术天花板。

羊城晚报:《雄狮少年》主创介绍,他们采用了“实景动画”的手法,尽量把片中的一草一木一屋一湖都画得跟真实场景一样。您觉得效果如何?

周鲒:从第一个镜头开始直到阿娟进入广州,我真的一度很担心场景问题。因为过去,我看了太多“假广州”与标签化的岭南。如果阿娟拖着打工编织袋出现在一个没有质感的广州,那什么技术也救不了。但《雄狮少年》的场景做得非常令人着迷。这是回南天的广州,那是阳光普照的粤式乡村……这种真实不是照搬的“写实”,而是从细节而来的生活质感,充分展示了创作者的才华。

羊城晚报:我有一个朋友,一看到开场的舞狮场景就激动得哭了。评价一下《雄狮少年》的舞狮动作戏吧?

周鲒:这部片子的动作设计非常值得一说。动画本质上是身体动作的表达。能最大程度体现动画的民族性的,不光是剧情与视觉,还有属于这个文化的“人的身体语言”。为何很多无对白的经典动画能够历经数十年,依然在全球观众心目中魅力不减?靠的就是动作。《雄狮少年》的动作一改国产3D动画的别扭感,让我们看见了属于中国人的异常丰富的动作表情。当然,这或许也得益于影片对武侠电影的借鉴。

羊城晚报:音乐呢?五条人和九连真人的歌曲与影片的结合,您打几分?

周鲒:100分!哈哈。这部动画最惊艳的单项之一就是音乐。五条人和九连真人的歌就是“阿猫”“阿狗”的活力,方言在山野间自由而有尊严地咆哮。几乎每一段歌曲出现的时候,就是我被打动的时刻。还有经典香港武侠剧主题歌再次响起,如此贴合,如此燃爆。

羊城晚报:影片有一种热血的氛围感,很能感染人。

周鲒:这里面鼓声起的作用很大。片中好几次“泪奔”都和鼓声有关——阿娟离开时,兄弟们用鼓声送别;高潮段落,所有舞狮队都为阿娟擂鼓……这时看看左右的观众,多是泪光闪耀,因为鼓声是和心跳最接近的声音。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鼓有着丰富的内涵,它绝不只是一种普通的打击乐器。传统戏曲中也有不少关于鼓声的剧目,譬如《梁红玉击鼓退金兵》里,用击鼓就能震慑敌人。醒狮中的鼓,则是狮子的精神写照与内心节奏,只有在鼓声中,舞狮的人和狮子才是同呼吸共命运。

为没能“咸鱼翻生”的结尾点赞

羊城晚报:说说这个影片的角色塑造吧,您个人最喜欢是哪个角色?

周鲒:咸鱼强这个角色很成功,这是一个极富岭南民间味的角色。咸鱼是广东人的家常菜,广东人爱说:咸鱼翻生。当然我们还熟知一句周星驰的台词:人若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分别。咸鱼强就是这样一条生猛的咸鱼,隐忍而有梦,脚臭而心暖。他不再是传统动画中那种随时说人生大道理的白胡子老头,他和阿猫阿狗一样,都是在等待和狮子一起“复活”的少年。好的喜剧深处一定是悲剧,有梦想的小人物才能展现出咸鱼的风采。

羊城晚报:您觉得影片在观众情绪的把握上做得如何?

周鲒:这就要说到本片一个特别优秀的动画品质:面对崇高,敢开玩笑;面对燃爆,敢于刹车。片子在悲喜之间把握准确,很多地方煽情却不滥情,这点尤其可贵。

羊城晚报:那影片有什么缺点呢?

周鲒:最大的问题是台词。并不是说哪一句台词不合适,或者太书面化、概念化,而是台词太多了。假设把现有台词减少一半,特别是咸鱼强与阿娟的台词减少一些,效果会更好。动画不能太依靠台词,更不能一开始就把主题台词叫喊出来,还反复咆哮。很多时候,还是“无声胜有声”。情绪不到位的话,喊出来的话无论是什么,都是“尬聊”。受伤的少年绝不能喋喋不休——阿娟沉默一些,会更有魅力。

羊城晚报:说说您个人最喜欢的一场戏吧。

周鲒:片子的结尾非常值得点赞。主角没有真正地咸鱼翻生,没有所谓成功后的生活,一场惊心动魄的“狮王争霸”到最后只剩打工者墙头的一张照片。

羊城晚报:听说您是跟9岁的女儿一起看的电影,她的感受如何?

周鲒:女儿记忆最深的肯定是咸鱼强的臭脚丫。但我想跟你分享她的一个疑问。看完电影回家的路上,她问妈妈:“为什么最后所有人都去打鼓?大家不是在争第一名吗?”妈妈问她:“那如果你在现场,你会去吗?”女儿想了一下说:“会的。”问她为什么,她不假思索地回答:“因为我也想他们赢。”

国漫崛起是市场与观众之间的默契

羊城晚报:《雄狮少年》导演孙海鹏说,他本人并非“二次元人士”,平时也爱看真人电影特别是纪录片。您觉得国漫的创作者是否应该多元化?

周鲒:谁说动画导演就一定得是“二次元人士”。动画史上那些大咖们,有喜欢探险的,有喜欢音乐剧的,他们有着各种丰富的人生经历。沉迷二次元的多半是粉丝,而作为导演,他们需要对所做的事情有更新角度的旁观感。

羊城晚报:在国漫的题材和审美方面,您觉得《雄狮少年》有没有走出一条不同于以往的新路?

周鲒:我觉得中国动画其实并不需要“新路”。它更需要多元的创作环境、放松的创作心态,专业化的市场条件。动画特别需要回归艺术逻辑的探讨语境,而不是“打棍子”和“盖帽子”。尊重创作,理解动画,为梦想而努力,就能做出好动画。

羊城晚报:影片目前的票房跟它的口碑并不完全匹配,您觉得原因是什么?

周鲒:好动画就一定票房火爆吗?市场受到各种不可捉摸的综合因素的影响,结果谁又知道!对一部好动画,我们能做的就是喜欢它,推介它,二刷甚至多刷它。元旦这天,《雄狮少年》的票房已经超过1.7亿元,当然,不是冠军。但我相信多年后,一定还会有人拿出天台舞狮的片段来激励自己相信奇迹。

羊城晚报:您觉得国漫崛起这几年,中国动画有没有一个质的提升?

周鲒:国产动画,无论是电影、电视还是网络番剧,近几年和前面20年相比确实有了质的飞跃。特别是众多的市场爆款,极大地改变了一般观众对于国产动画的固有印象。跟过去国产动画只占有低幼儿童市场相比,今天的国产动画景象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大圣继续闹天宫,哪吒“我命由我不由天”,还有姜子牙、白蛇,今天又多了一只相信奇迹的狮子。国漫真的崛起了,这是今天中国动画市场与观众的某种默契感,一种越来越好的气场。

责任编辑:Rex_13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诚聘英才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8-2020 tv.rexun.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热讯网 - 热讯电视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豫ICP备20005723号-6
文章投诉邮箱:2 9 5 9 1 1 5 7 8@qq.com违法信息举报邮箱:jubao@123777.net.cn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